最新消息 關於手機監聽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
手機監聽消息
(發佈時間:2019-03-26 13:20:11)

婚姻制度中,女方仍多趨於弱勢

網路上有許多的兩性專家,大多數在婚姻的部分,都會傾向於站在女方的角度思考與發聲,很多的男人會為此打抱不平,似乎受害的都是女性,完全忽視掉男性在婚姻中受到的委屈與傷害。當然,男性也有受到不平等對待的時候,也並非完全沒有為家庭付出,但是,畢竟家庭主夫是少數,家庭主婦是多數

,住在娘家的夫妻少,住在婆家的夫妻多,不僅如此,懷胎十個月還得忍受生產痛的,目前為止都還是只有女性辦得到,所以被逼著生孩子的大多也是女性。

在台灣的婚姻制度,雖然明文規定的都相當平等,也能訂定婚前協議書,但是卻受到過去傳統父權社會的影響,許多既有的「倫理道德」觀念,都在在將女方擺放在弱勢的位置,再且,就算女方是職業婦女,同工不同酬的現象也還是存在的。更因為傳統倫理道德的觀念依然根深蒂固,讓多數現代女性被壓得喘不過氣,才導致結婚率下降而離婚率提升。

徵信社表示,雖然社會風氣漸趨開放,許多長輩的觀念卻尚未能夠扭轉,加上女權意識抬頭,新時代的媳婦們不願意屈就父權制度下的倫理道德觀念,寧可選擇離婚。既然離婚的原因是受到委屈而並非無理取鬧,願意跳出來提供離婚證人,協助脫離苦海的民眾當然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提供離婚證人是讓人權為了社會婚姻更加進步,不只是身旁的親友,就連網友、各大徵信社也都願意為此盡一份心力。

 

伸出援手,才是帶來幸福的開始

結婚不一定是愛情的完美結局,離婚也不再只是一段感情的終點。其實紅毯這一端,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如果紅毯的這一端,是幸福的,夫妻就如沐春風,越活越年輕,但如果是不幸的,對夫妻來說是一種慢性傷害。每個人都有尋求幸福的權利,結婚可能只是一個成長的過程,離婚也許是開啟另一段幸福的起點。見證結婚不等於自己一定會因此得到幸福,見證離婚也不代表自己的感情將會面臨不幸,伸出援手,才是帶來幸福的開始。

徵信社認為,徵信社承接過各種不同的外遇案件,其中不乏協議離婚或是訴請離婚的個案,由於不願意當離婚證人的人很多,所以在離婚相關服務項目中,也增設了提供離婚證人的服務,讓協議離婚的夫妻,能夠更有效率的處理掉婚姻的束縛,不會有「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恐慌感。

要是我沒有忍耐很久的話,其實我也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的

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每天都有說不完的電話呢?手機真的有這麼的重要嗎? 每天都拿著手機不放, 對方到底是誰, 把他看得比我還要重要嗎?現在我真的受不了了,想要對他手機監聽了,因為我覺得這種事情要是不做的話,我要是被他背叛的話,我就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了,這樣子的話我會非常的可憐。我也不想要對他進行這樣子的動作,因為我覺得,要是做出這樣的事情,他一定會很生氣的,所以我就不敢讓他知道,我想要秘密的進行,希望這件事情,真的能夠讓我找出事情的真相,他每天拿著手機不放,就把手機當成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把對方看得那麼重要,好像漏接他的電話不行,這個現象讓我真的覺得非常的可疑。所以這件事情,我請徵信社秘密幫我做,因為要是我自己去做的話,我一定很快就會露餡,那這時候,要是露餡的話,我自己又不會說謊,我要是說謊的話,自己就會結巴,所以我就想說直接叫徵信社幫忙我就好了,這樣就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只想要知道一個結果,監聽這種事情,應該可以直接請徵信社幫我監聽吧,等到有一個答案出來的話,我在聽結果就好了。要是我沒有忍耐很久的話,其實我也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的,對於這這種事情,我也覺得很無奈,誰想要做這種沒有辦法露出水面的事情呢?做這種事情,就只能夠偵探底子的人才能夠做,我不是一個偵探,所以我就只能夠當平民百姓,所以我只要花錢找徵信社幫我就好了,我只要知道一個結果,對方到底是誰,對他來說有多麼的重要?他們所說的內容,到底的是什麼呢?

我就是覺得他講手機真的講得太誇張了,所以我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

想要對他進行手機監聽,不曉得這件事情我做了之後到底合不合宜?當然這種事情我已經想過很多天了,但是不做的話,我就覺得很對不起自己。因為我總覺得,自己要是沒有得到一個答案的話,自己就會非常的痛苦,誰想要做這種痛苦的事情呢?當然我就不想要了,因為這個可是會影響到自己的身體。所以後來我就想很多天了,我還是對他進行手機監聽好了,要是有監聽的話,我就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背叛我了,這件事情,我真是非常的害怕,害怕真的他會對我這麼做,因為我就是覺得他講手機真的講得太誇張了,所以我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不然誰會想要做這種事情呢?做這種事情,難道不怕對方跟我們的感情會起了裂痕嗎?當然會怕了!但是我又不能夠放任這件事情不管,因為我就是害怕這件事情真的要是我想的一樣怎麼的糟糕的話,那我豈不是白白的就被人家給背叛的,自己還不了解。所以這種事情,我當然就不能讓它發生了,被人家背叛的事情,是多麼可憐的一件事情,我不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位,我想要任何的事情,我都要有明明白白的真相,我最想要對方對我是誠實的,事情是沒有背叛的,就算他不跟我說,我也能夠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但是現在他所做的事情就是讓我完全不能夠相信,所以做這件事情,是我千般的不願意,我真心的希望這件事情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要是這件事情能夠真的讓我知道真相的話,那麼時好時壞,我都會全然地去接受,當然處理的方法也就會不同了,真心的希望,對方對我是完全沒有背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