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關於手機監聽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
手機監聽消息
(發佈時間:2019-06-26 17:57:48)

不是看走眼,只是不夠了解

許多女人心中的理想對象,都像是小說漫畫裡或是韓劇裡的歐巴一樣,又高、又帥、有錢還要有閒,最好是十項全能什麼都會,把自己當公主寵壞,而男人心中的理想對象,則是又白又美,最好還要有錢,可以讓自己少奮鬥個十年,如果可以把自己當老爺在侍奉更好。但是如果有這樣的完美情人,不是演戲裝的、就是只出現在白日夢裡,畢竟世上無完人,即使有,恐怕也看不上自己。

縱使眼光真的沒有那麼高,也能接受對方跟自己的幻想有所落差,在真正深入瞭解與熟悉以前,大多數的男女都會遭到鬼遮眼,只看見對方的優點,把對方的好無限膨脹,然後再瘋狂美化對方的缺點,再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無論對方還有多少缺點自己都可以接受,結果真正開始磨合、真正了解與熟悉對方以後,才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接受,甚至認為自己遭到對方的矇騙。

很多時候,都不是對方變了,只是相處得越久、發生的事情越多,越能夠看見對方更多層面的樣貌罷了。有不少人都認為未婚同居很好,可以當作是一種試婚,但是也有很多人認為婚後再同居即可,不過如果沒有足夠的時間互相去了解,真正想要結婚以前,還是要到政府立案的徵信社委託婚前徵信服務,透過婚前徵信服務去看見自己平常看不見的對方,了解對方更多的樣貌,避免結婚以後發現自己無法接受卻已經來不及。

 

對方是可以託付終身的對象嗎?

由於過去傳統倫理觀念影響,許多家庭都還有根深柢固的男尊女卑觀念,甚至對於婚姻的看法跟定義也與現代男女不同,所以有不少民眾都以為,徵信社的婚前徵信服務是為了避免女性嫁到婆家會受到欺負才成立的,但是實際上,會在婚姻裡受到委屈的不只是女性,男性也可能會因為女權主義的伴侶或家庭導致委屈受辱。

不管對象是什麼人、哪裡認識的、交往多久,即使是朝朝夕夕相處在一起,都不見得真正互相了解彼此的心裡在想什麼、對於所有事物的價值觀,甚至是用什麼眼光在看待自己。有了想要穩定的對象,就想要成家立業,是大多數人共同的情況,但是對象不同、情況不同,幸福的程度相對也不會一樣。如果真的想要結婚,先到專業的徵信社做婚前徵信服務的委託,藉由婚前徵信服務了解對方是否是真正能夠託付終身的對象,再結婚還不遲。

要是我沒有忍耐很久的話,其實我也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的

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每天都有說不完的電話呢?手機真的有這麼的重要嗎? 每天都拿著手機不放, 對方到底是誰, 把他看得比我還要重要嗎?現在我真的受不了了,想要對他手機監聽了,因為我覺得這種事情要是不做的話,我要是被他背叛的話,我就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了,這樣子的話我會非常的可憐。我也不想要對他進行這樣子的動作,因為我覺得,要是做出這樣的事情,他一定會很生氣的,所以我就不敢讓他知道,我想要秘密的進行,希望這件事情,真的能夠讓我找出事情的真相,他每天拿著手機不放,就把手機當成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把對方看得那麼重要,好像漏接他的電話不行,這個現象讓我真的覺得非常的可疑。所以這件事情,我請徵信社秘密幫我做,因為要是我自己去做的話,我一定很快就會露餡,那這時候,要是露餡的話,我自己又不會說謊,我要是說謊的話,自己就會結巴,所以我就想說直接叫徵信社幫忙我就好了,這樣就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只想要知道一個結果,監聽這種事情,應該可以直接請徵信社幫我監聽吧,等到有一個答案出來的話,我在聽結果就好了。要是我沒有忍耐很久的話,其實我也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的,對於這這種事情,我也覺得很無奈,誰想要做這種沒有辦法露出水面的事情呢?做這種事情,就只能夠偵探底子的人才能夠做,我不是一個偵探,所以我就只能夠當平民百姓,所以我只要花錢找徵信社幫我就好了,我只要知道一個結果,對方到底是誰,對他來說有多麼的重要?他們所說的內容,到底的是什麼呢?

我就是覺得他講手機真的講得太誇張了,所以我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

想要對他進行手機監聽,不曉得這件事情我做了之後到底合不合宜?當然這種事情我已經想過很多天了,但是不做的話,我就覺得很對不起自己。因為我總覺得,自己要是沒有得到一個答案的話,自己就會非常的痛苦,誰想要做這種痛苦的事情呢?當然我就不想要了,因為這個可是會影響到自己的身體。所以後來我就想很多天了,我還是對他進行手機監聽好了,要是有監聽的話,我就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背叛我了,這件事情,我真是非常的害怕,害怕真的他會對我這麼做,因為我就是覺得他講手機真的講得太誇張了,所以我才會想要做這種事情,不然誰會想要做這種事情呢?做這種事情,難道不怕對方跟我們的感情會起了裂痕嗎?當然會怕了!但是我又不能夠放任這件事情不管,因為我就是害怕這件事情真的要是我想的一樣怎麼的糟糕的話,那我豈不是白白的就被人家給背叛的,自己還不了解。所以這種事情,我當然就不能讓它發生了,被人家背叛的事情,是多麼可憐的一件事情,我不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位,我想要任何的事情,我都要有明明白白的真相,我最想要對方對我是誠實的,事情是沒有背叛的,就算他不跟我說,我也能夠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但是現在他所做的事情就是讓我完全不能夠相信,所以做這件事情,是我千般的不願意,我真心的希望這件事情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要是這件事情能夠真的讓我知道真相的話,那麼時好時壞,我都會全然地去接受,當然處理的方法也就會不同了,真心的希望,對方對我是完全沒有背叛的。